白年

宋大侠家的公子和李员外家的小姐

且说洛阳城中那李员外家的小姐,生来就是个闲不住的。不爱当高墙中的闺秀,从小调皮捣蛋,三天两头的给李员外找麻烦。昨日刚被她娘亲关小黑屋管教,今日便撬了门锁不知所踪,过个三五日回到家,又是少不得一顿骂。
别人家的大小姐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李员外家的李小姐,翻墙打架逃学撬锁,小坏事儿办了这么十几年。
这日,听闻宋大侠带着家属来府上做客,李小姐换了身漂亮姑娘的行头,难得的没打算给她爹找麻烦。她爹忙着和宋大侠喝酒叙旧,便随她带着宋大侠的独子出门闲逛去了。
“宋大哥,你们这次住上几日会走?”李小姐抬头看着那少年问道。
这个年纪的少年被心上人盯着看多少会有些不好意思,可他那心上人偏偏是个神经大条的,完全没有注意到,抬着头眨巴着眼睛等着他回答。
“大约是等你行及笄礼之后…”
少年的声音越来越轻,到最后就一点听不清了。
“啊?大约什么?”李小姐一脸不爽,看起来是想给那少年一板砖。
少年又用蚊子叫的音量说了句什么,估计这次他自己都听不清。
李小姐叹了口气,不再追究这个问题,转而和她宋大哥聊起前两日的事。
“我前几日啊,做了个奇怪的梦,很长很长,你猜我梦着什么了。”李小姐在闹市上买了两串糖葫芦,犹豫了一下,递了一根给少年。
“猜不着。”他接过糖葫芦,摇摇头。像他这个年纪,要是不要脸些的少年,也许会反问一句‘梦见我了么’,但他是万万问不出口的,也不知江湖上混迹的人怎会有这么薄的脸皮。
“我啊,梦见咱俩是夫妻啊,我是个超厉害的女魔头,叫紫什么玩意儿的。你就是个没什么屁用的门派出身的弟子……”
“为什么是没用的门派…”
被打断话头的李小姐,一脸不爽的瞪了他一眼,不说话了。
“啊…我是没什么用的门派弟子,你接着说吧,那个紫…紫什么女侠。”
看少年认错态度良好,她才勉为其难的重新开口:“咳…然后吧,你一点儿都不争气,咯嘣一下,就被你师父咔嚓一下,干掉了。”
一连串的语气词听得少年云里雾里的,但他还是做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问道,“后来呢?”
“后来?那还能怎样,我紫什么大侠总不能就这么守寡吧,然后我就准备去干掉你那狗娘养的师父。”
“但是我在梦里好像是没打过他还是怎的,就躺着了。”
看着少年紧张兮兮期待后续又不敢打断自己说话的样子,那李小姐心满意足的勾了勾嘴角,接着说。
“最后怎么样了呢,幸好我有个相依为命的哥哥,他超级厉害,吧唧一下就把那狗屁门派的大师父打死啦,然后我就醒了。”
那少年听完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“诶,你说那会不会是我们的前世,前前世什么的?”李小姐拿吃完的糖葫芦棍子戳戳少年的脸,仰头问他。
“嗯,你说是就是。”
“真的有那种东西吗,那我以前是大魔头吗?”
“你那么好,就算是大魔头我也…”
“也什么?”
“也照样娶你。”说完少年的脸就红了一片,那姑娘也好不到哪去,相对脸红了一阵之后笑着走了。
路边的茶肆里,两位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,看着面前茶壶低头不语。
许久,其中一人才抬起头,轻笑了一声,说道:“你听见了吗,她叫我哥哥呢。”
END

重温完之后突如其来的的脑洞qwq,放一下

““真的要断了过去,让明天好好继续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当爱已成往事》
要真能说断就断,那可真的是轻松太多了。

每天吸一口,活到九十九

拼了个图  他真好看啊